家庭教育归位 :照进留守儿童的心灵的阳光

2015-08-30 22:16:24      [责编:李昆励]
字体:【

华声在线讯 8月20日-22日,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 “三下乡”暑期社会实践调研团队深入到长沙市开福区吉祥巷小学周边居民区,对近年来引发社会关注的校园暴力事件进行调研。近年来,高发的留守儿童校园暴力事件,把“校园暴力”与“留守儿童”这两个划满伤痕的词联系在一起。

校园暴力:孩子们在经历什么

2010年10月31日,福州二十一中14岁的初中生小余,因为被邻班的几个同学看不顺眼,就遭到了围殴,后衍发至同学持刀对其背部连捅4刀。2011年5月,福建南安市发生一起校园暴力案件,少年模仿电影打死同学。2015年7月,贵州毕节一15岁留守学生被13名同学强行拉到学校旁小巷,遭围殴后死亡……触目惊心的事实将校园暴力事件牢牢的钉在我们心头。

吉祥巷小学是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关心帮扶活动的对象,这一次暑期实践调研团队旨在通过走访调研周边商户、居民区,来了解校园暴力对该区域孩子的以及留守儿童的影响,以关注他们的心理成长变化。在得到允许后调研团队向孩子们发放调查问卷,调研后记者发现,在这片区域孩子看来,校园暴力情况还是存在的,其中一半的孩子目睹或经历过校园暴力。面对校园暴力,有的孩子会选择告诉父母老师,有的孩子则会默默承担。

走访过程中,调研团队也简单了解了孩子们的学习生活,还为孩子们提前准备的彩笔、笔记本等文具作为礼物。

选择沉默:自我保护的无奈之举

一份以数百名中小学生为样本的调查报告上显示:面对校园暴力,58.65%的学生选择忍气吞声,17.72%的学生选择还手,18.99%的学生选择告诉老师或父母,4.64%的学生选择其他方式。

在吉祥巷小学周边的这些孩子眼中,他们所得知的、目睹的或者经历的校园暴力中,几乎都是高年级孩子欺负低年级孩子,其中施暴者和被施暴者都有留守儿童身影。梁力(化名)就是这样一名面临过施暴的留守儿童。根据梁力(化名)的回忆,在这群殴打别人的孩子中,也有留守儿童的存在。

“他们会找我要东西,有的时候是钱,有的时候是零食。”面对他们不断的索取,梁力除了逃避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在心里祈祷,不要碰见他们。梁力有时候也会看见他们殴打其他的同学,有的是同班同学,也有的是低年级的同学,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第一选择都是躲开,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

“告诉老师之后,他们会更加厉害的。”默默选择自己承担也不去告诉老师的梁力,在这样一层原因下,一直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他们其实也没怎么欺负我,没有打过我。”目睹过他们殴打其他同学的他,对于自己没有被殴打,还有着小小的庆幸。身处五年级的他,目睹着校园暴力,遭受着校园暴力,对此却无能为力。而作为成年人的“老师”“家长”在他眼中也不是能够依靠的存在:

“告诉他们又有什么用!”

在他眼里,告诉了老师家长并不能够解决他眼前的问题,反而可能因此被那些欺负他的同学们,欺负得更厉害。默默忍受成为了梁力不得不的选择。

孤独童年:孩子们因何不安

梁力的父母长期在外打工,很少能够照顾到他的学习和生活,父母角色长期缺位。对于这样一对远在天边的父母,梁力很难对他们产生依赖感、信任感,面对校园暴力就会有不被保护的不安全感。而记者走访了其他几位目睹过校园暴力,却不是留守儿童的孩子,面对这种情况,有一大部分表示会告诉家长和老师,让他们来处理这个问题。可以看出,在有父母陪伴的家庭成长的孩子,对于老师、家长这样的监护人,有着比留守儿童大的信任感,并相信他们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而对于施暴者中的留守儿童,有心理学家表示,父母外出打工,留守儿童的监护权实际上是缺位的,父母长期不在身边,让这些孩子缺少亲情关注,感觉孤单,甚至心理压力过大,缺乏爱心和交流的主动性。在这种情况下,孩子更容易受到外界暴力信息的影响。而这些孩子的家长中,有的为了生计奔波,教育方式简单粗暴,往往采用打骂方式教育孩子,很容易使孩子形成压抑、逆反、对抗的情绪。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对他们缺乏正确的引导,孩子们就更容易受电视、网络中暴力文化的影响,拉帮结伙,寻衅滋事,借此获得被人服从、以暴制暴的满足感。

关爱留守儿童,减少校园暴力,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公共问题。不论是处于施暴者的留守儿童,还是处于被施暴者的留守儿童,他们的内心都有着缺失的那一部分。面对高发的校园暴力,我们不能是跳脚大骂,或是以大人的姿态,强硬地干预他们。而是应该关注这些孩子的内心,了解他们所缺失的,所渴望的,回归家庭问题本身,用温柔的解决手法,来抚平他们内心因缺爱而导致的皱褶。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