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胜诉意义深远

2014-12-26 11:05:30  [来源: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  [作者:赵强]  [责编:赖泳源]
字体:【

  25日,北京市三中院对琼瑶起诉于正案宣判。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认定其人物关系及情节来源于《梅花烙》,令其停止传播,赔偿原告500万元。此前,琼瑶称在1992年至1993年间创作完成《梅花烙》,而于正未经许可,擅用其核心情节摄制《宫锁连城》,严重侵犯了原告著作权。

  “干得漂亮”“大快人心”“判得好”……很久没有看到网络舆论如此一致地一边倒。尽管于正等被告还有上诉的权利,理论上还有改判的可能,但是网友们压根儿没有想过给他们再有翻案的机会。

  网友们的赞叹,与其说是膺服于法律的公正,莫如说是在吐槽心中的怨气,也直指电视剧创作中的弊病。都说现在电视机开机率低是网络惹的祸,但试问,一打开电视,扑面而来的电视剧,从抗战“神剧”到“宫斗剧”,除了粗制滥造之外,又有几部不似曾相识?“复制粘贴”是粗制滥造的手段与方法,也造成了似曾相识的后果。这样的电视屏幕,如何不令观众腻烦,网友吐槽?“抄袭”的风气,不仅导致电视荧屏失去了原创的生动活力,也击溃了创作者的创造能力。电视剧的制作者们抄袭着别人,也在重复着自己,这其实是电视屏幕失去越来越多观众的致命病因。而公众欢庆“于抄抄”败诉,未尝不是在捍卫作为电视内容消费者的文化权利。

  一个编剧,成名不易,于正能脱颖而出,想必并非一开始就想不劳而获,一味抄袭。他曾经被某些媒体报道为“高产的编剧,幕后的英雄”,这样的赞许其实也道出他沦为“于抄抄”的内驱动因。纵是创作天才,一旦落入“高产”的生产任务中,也难免疲于应付。江郎才尽者不是像宁财神一样,要寻求“毒品”的刺激,就要东抄西凑。何况,“幕后英雄”于正成名之后,已悄然走向幕前:不单身兼制作人,还客串嘉宾,忙于社交——如此情境中的于正,纵有才情,亦恐无精力。名与利,对于创作者而言,过重,则必是负担,甚至是堕落诱因。

  或许,于正也身不由己。成名的编剧,在当下的电视剧生产、传播机制中,就是收视率的保证。即便于正自己想要将创作的速度降下来,作品的质量提上去,制作与播出机构也难允许。电视剧制作生产与传播机构,能允许的,是对于正或者是于正团队的抄袭嫌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进而,在遭遇被侵权人维权时,还要为他狡辩——开脱抄袭者,也开脱自己,却置他人的著作权利于不顾。对琼瑶是如此,对他人更可想而知。而今与于正一同成为被告,成为败诉者,真是“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琼瑶宣布要将赔款全部用于公益,而她进行的这场诉讼公益性更在金钱之外。她是在以一己之力,以几十年的声名,向编剧圈、影视界的不正之风说不。但她身后还有更多被侵权者,所以,她不孤单;而观众们对创新的渴求,更甚于作者的维权,所以为她点赞。琼瑶胜诉,更创下了依法维权的经典范例,北京市三中院也以严谨的裁判,明确传达保护著作权、保护原创力的决心。此案例以法律之名告白:抄袭,不仅事关道德,更攸关法治,不是口水之争,而是有法可依。此案如能倒逼出一个健康的文化创新体制,则必将影响深远。■本报评论员 赵强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