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扰民第一案胜诉的思考

2014-10-17 16:23:4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赵强]  [责编:赖泳源]
字体:【

  楼下广场舞扰民,长沙市业主黄芸(化名)直接报警。由于迟迟未得到处理结果,她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告上法庭。近日,岳麓区人民法院宣判此案,责令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对黄芸的报案作出处理。(见本报16日A05版)

  说实话,民告官民胜官是法治社会应有的常态:法平如水,不因原告与被告的身份以及背景有所偏倚,只以法律为依据为准绳。因此,此案民告官胜诉再次彰显法院裁判的独立与公正并不新鲜,其新闻价值,更在于这是“长沙广场舞第一案”。

  广场舞,对大妈们来说,是项公益性的集体运动;可对生活受到干扰的其他市民而言,广场舞不是公益而是公害。是公益,还是公害,不同的利益群体都各执一词,难以和平说服,就会爆发冲突。

  究其原因是,广场舞的冲突双方,都以己方的利益为重,以己方的利益为公益,而缺乏公正的居间裁判。而在法治社会,利益群体的冲突,正常正当正确的选择,不应是利益冲突双方以暴力、不文明的方式“私了”,而是求诸法律,遵循社会共同规范,划分不同利益群体的合法利益边界。此次业主克制住了以污制污的非法冲动,一步步坚韧地通过法律手段实现诉求,为解决广场舞冲突立下了理性方案的第一例示范,方才藉此标示出此案的非常意义。

  但,美中不足的是,业主告的不是广场舞大妈,而是原本不该成为被告的公安机关——治安执法机关不单成了被告,还成了败诉者。如此尴尬,盖因涉案的公安机关敷衍卸责在先。这里,应当再次赞扬业主的执着,从行政复议到提起行政诉讼,以一己之力,赢得胜诉,并不容易。如果没有对法治的坚定信念,则此案要么重蹈冲突的覆辙,要么就任凭自身的合法权利被侵害而无法主张。

  相较之下,此案涉及的公安机关表现得不足称道。公安机关的法律知识储备不会不如一名普通的市民,但在遇到事情、需要解决矛盾时,常常先为部门利益考虑,敷衍卸责,法律成了“踢皮球”的借口,也种下了成为败诉者的种子。民众日益提升的权利意识、法律素质与行政职能部门停滞不前的服务意识、依法行政意识,也许会构成一对不和谐的新矛盾,在依法治国的战略背景下,理当深思。

  ■本报评论员 赵强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