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旗装岂能自由招摇

2014-09-09 09:36:4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英]  [责编:赖泳源]
字体:【

  日前,在泰山国际登山节上,一名来自天津的男子身着印有“大日本帝国海军”字样的T恤,被现场民众包围,身上T恤随后被人撕扯下来踩在脚下。该男子称,自己从小在日本长大,在日本就这样穿,没想到在中国竟然不行。对此也有人表示,“穿什么衣服是个人自由,不违纪不违法,别人不应横加干涉”。(《法制晚报》9月7日)

  “旭日旗装”在中国引发过不止一次的风波了,2001年底,赵薇的日本军旗裙时装照被媒体曝光,引起广大读者的震惊与谴责。乍一看,这似乎是个人自由与民族主义情绪狭路相逢的后果,但若将民众对此的反感完全定义为“狭隘民族主义”似乎也并不妥当。

  “旭日旗”乃日本军旗,同时与日本现有的国旗“日章旗”一样被日本政府认定为本国的象征,但它与国旗的中性概念不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士兵用旭日旗象征侵占区域,如中国大陆、韩国、东南亚等,绝大多数时候视为带有冒犯性的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为旭日东升、不惜一战的挑战之意。

  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日本对中国的侵犯时间最为长久,伤害最为严重。五卅惨案时,日本兵进入济南城造成一万多名中国人伤亡,而南京大屠杀数十万无辜中国人的死亡更是国人心中永远无法痊愈的伤痕。这些民族记忆,以及因民族记忆和实际伤害所造成的情绪,确实不是简单的“要消除狭隘民族主义情绪”几个字所能抚平的,而关键是,一面象征军国主义、象征扩张与侵略的旗帜,其内涵本身就不能与自由相提并论,若不明白旗帜含义而穿戴在身,或可视为无知,而若明白其内涵却仍然将之穿戴,那么就意味着个体对军国主义和侵略文化的认同。

  旗帜无疑是一种政治符号,曾经有过战争交集的两个国家,对此自然更为敏感,在钓鱼岛之争、日本修改历史教材,并欲修宪准备扩军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等一系列触及中国人神经的事件前提下,男子穿“旭日旗”出现在公共场所,无疑进一步刺激了民间本来就高昂的仇恨心理,自然也就会引发旁人的激愤行为。2012年8月,日韩两国的U-20女足世界杯八强赛上,到处都飘扬着旭日旗。韩68名议员联名提议制定相关议案,敦促日本政府禁止使用旭日旗,并禁止将旭日旗带入比赛场地。2013年2月17日,10多名在美韩裔人士在联合国总部、日本总领馆前举行抗议活动,要求日方停用“旭日升天旗”。人同此心,民族心理永远有着相似性,以此观照泰山登山节上中国人对穿旭日旗装男子的态度,或许不难理解这种痛恨心理。

  多年来,中日两国从敌对到恢复建交,长期政冷经热的背后也一直是因为太多的伤害尚未能被国人释怀,同时复杂而敏感的政局变化以及因此关联的诸多利益也一直令两国关系时时处于无法拉远也不能走近的状态。作为一名在日本长大的人,该男子多少远离了中国的历史和那份如基因般传承的民族记忆,因此不能理解被深重伤害后的民族应激反应,从这一角度来说,或许他也是无辜的,只不过当他的“自由”到了一个特殊情境下,所带来的后果显然不是他所能预料和控制的。

  有台湾政治人士对此发表意见,“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战纪念年,这名年轻人应被谴责。”若男子纯属一种个人行为习惯,或该提醒他有尺度地表达此类“个人自由”,若系故意,那么按最广泛的民意仲裁,就必是其心可诛了。

  ■本报评论员 张英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