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关天,警察作假该当何罪?

2014-08-25 09:52:09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英]  [责编:赖泳源]
字体:【

  8月22日上午,福建省高院终审宣判念斌无罪。2006年,2名幼童因食物中毒死亡,12天后,念斌被认定投毒。此后8年,念斌4次被判死刑,但他坚称遭刑讯逼供,3次上诉,终被判无罪。而在不久前的7月25日,贵州的高如举和他的“同伙”谢石勇也走出了毕节监狱。十年前,他们曾是“黔西双尸命案”的“杀人凶手”。

  两起案件存在几个相同点:一是时间跨度长,一个八年,一个十年;二是最终都在“死磕派律师”的援助下得以洗清冤屈;三是两起案件的办案警察均违法取证,通过造假及刑讯逼供将无辜的查办对象送进监狱并令他们差点枉死。而最后一个相同点,正是造成这两起令人震惊的冤案的元凶。

  念斌案在第九次庭审时所取得的关键性突破成了挽救念斌生命的重要转机,庭审中警方证人承认当年制作现场勘查笔录时,存在“造假”行为,包括物证准确的取证和笔录所记载时间互相矛盾,现场勘查笔录所记载的笔录制作时间与真实制作时间相互矛盾。同样,负责侦办“黔西双尸命案”的黔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晓军也通过逼供及威胁等办法,从高如举、谢石勇处获得“供词”,并用同样手段威逼他人在笔录上签字,制造伪证。

  在“能够把狗熊打得自称兔子”的办案取证风格中,“念斌案”与“黔西双尸命案”中的当事人就不幸成了狗熊,除了承受肉体上的痛苦,还有着长期的精神煎熬,念斌的姐姐就曾形容弟弟“长期身戴死刑枷锁,只能佝偻着腰,疼痛不止,如同活取胆汁的月熊”。而造成无辜者这副惨状的违法取证甚至伪造证据者,事后却荣耀不断,“念斌案”3个专案组获奖金5.6万元,主办此案的平潭县公安局侦查员翁某某,也因此提拔为刑侦大队的中队长。“黔西双尸命案”主办者陈晓军被提升为毕节市杜鹃花管理区公安分局局长。一边是啼血喊冤,一边是春风得意,正义就这样被消解,而在后来的庭审中,“念斌案”的办案警方居然出庭辩解说办案瑕疵系“业务不熟”所致。

  两起案件中的违法取证,既没有完全忠实于事实真相,也没有遵守从严审查的原则,唯一的目的就是尽快侦破案件,换取头上顶戴。从事件的本源上来论,制造假证据的办案警察是造成当事人十年冤狱的直接责任人。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中规定了“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然而,现行《刑法》中却不存在“警察伪证罪”这个罪种,但偏偏警察伪证的危害性极大,众所周知的赵作海案、张振风等5人冤案,这些可直接置人于死地的案件,均由警察伪证所造就。两起冤案由屈打成招和警察伪证所致,最令人害怕的是,在这样的生态下,谁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念斌或高如举、谢石勇?

  念斌已回到家中,等待他的是早已支离破碎的家庭,高如举、谢石勇在十年牢狱生涯后目前只得了个“取保候审”,连无罪释放都谈不上,而当年害他们进监狱的陈晓军也只是被免职,本该立案侦查的严重失职甚至是犯罪行为,却被免职这种“换岗游戏”所取代。更让人遗憾与担忧的是,警察证据在审判过程中的权威性、办案警察企求获取上升机会的功利心,以及“警察伪证罪”的缺失,导致刑讯逼供层出不穷、冤案多发,甚至不知已有多少未及沉冤昭雪者人头落地。

  ■本报评论员 张英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