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10年通宵夜班公交司机:盼望有人接班

2014-05-27 08:49:2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记者 李毅]  [责编:赖泳源]
字体:【

晚上10点半,长沙夜已渐深,欧建武却刚刚发动车子,开始上班。   记者 李毅 摄

空荡的车厢,空旷的街道,欧建武晚上无人说话,白天又在睡觉,当年跑销售、喜欢跟人“策”的他如今变得不爱说话。  记者 李毅 摄

凌晨2:50歇班后,在终点站的调度室,欧建武能休息1个半小时左右。   记者 李毅 摄

华声在线“泥鳅”微梦想系列报道之三:

长沙10年通宵夜班公交司机:盼望有人接班

记者 李毅

■编者按

长沙,这座身处中国中部的二线城市,带着历史的沧桑和当代的时尚,被人冠以“娱乐之都”。这里,有着最为繁华与漫长的夜色,是很多人承载生存和梦想的地方。

生活,首先学会的就是坚强,要有承担破碎的勇气。斑斓的世相,痛苦的挣扎,朦胧的欲望,繁重的压力,冷漠与温情,失落与活力……在长沙追梦,是艰辛的,也是快乐的。

当夜色渐渐褪去,喧嚣的街道开始出现短暂的宁静。一群人刚刚回家洗完澡躺在温软的床上,而另一群人却不得不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为个人生活和城市发展而开始了忙碌的工作。

他们大多来自于农村,往往出身卑微,做着诸如的哥、环卫工、餐饮服务员、擦鞋工、建筑装修工等又脏又累的活计,像泥鳅一样柔软而坚强,栖息于城市的各个角落。

泥鳅是一种淡水性小鱼。寒冷冬季,它钻入水底淤泥深处抵抗严寒侵袭;旱季,它能同时用嘴和鳃呼吸,用肠吸收氧气,照样不死。9年前,一部名为《泥鳅也是鱼》的电影,将他们与泥鳅画上等号。

泥鳅也是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了更美好的明天,他们辛勤地劳作,每天用劳动换取报酬,慢慢实现自己的爱情和理想。琐碎,但是充实;微小,却令人敬佩。

泥鳅也有泥鳅的的梦想!本次系列报道关注的就是城市中的“泥鳅”们,我们希望通过记录他们的一天,展现这个群体的生活与精神状态,欢迎您加入华声公益,我们一起帮助他们实现一些微小的愿望。

 

华声在线5月27日讯 清晨6点刚过,长沙的街头车辆和行人渐多,开始恢复白天的生机和活力。汽车西站里走出一个满眼血丝的中年男人,他已经开了一个通宵的公交车,他叫欧建武,今年50岁。

10年前,欧建武选择当一名夜班公交司机时不会想到,这一选择改变了他的人生。

开夜班公交之前,欧建武还有9年的公交车驾龄,这让他成为当之无愧的“老口子”,加上以前走南闯北跑生意的他待人热情善于言辞,身边的人都对他敬爱有加。然而这些在欧建武10年夜班生涯里,全都慢慢改变了。

回顾这10年,因长年作息混乱眼神有些呆滞的欧建武,淡淡地说,“还是有意义的”。

乘客:看到312就觉得到家了

从汽车西站出发,经13个站到达终点长沙火车站,30分钟11公里,贯穿长沙东西、湘江两岸,更连接起两个交通枢纽、最繁华商圈和住宅聚地。这是长沙312路公交车,也是长沙唯一24小时运行的公交线路。

欧建武对这一线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在夜间,他只凭一眼就能辨认出,上车乘客是赶火车的、下班回家的还是去步行街“潇洒”的。这门“神技”一方面是欧建武对乘客着装、神情的判断,更主要的是源于他对15个站点的熟悉,哪个站一般上什么客,他烂熟于心。

而那些312的忠实乘客们,对欧建武也并不陌生。火车站小贩“谢老板”以兜售发光竹蜻蜓为生,凌晨1点半,他和欧建武打着招呼上了车,他要坐5站到太平街口,欧建武随手接过谢老板递过来的发光竹蜻蜓,乘着终点站的歇班10分钟,在战前广场“放肆”耍起来。这样的情景三年来不断上演,点缀着欧建武的漫漫夜班时光。

像谢老板这样如老朋友一般的乘客有很多,和他们,欧建武很少主动交谈,这些疲于生计的人们和欧建武仿佛有种默契,欧建武是那个送他们回家的人,这就足够了。

对于此,开服装小店的宋大姐深有感触,她因为经常深夜赶火车去外地进货,312成了她的“专车”,尤其是进货归来,从火车站回溁湾镇,短短六站,运回几大包货物却殊为不易。欧建武这时就是包接送、帮搬货物的“专职司机”。两年来,宋大姐每次从外地回来,“只要看到312,就觉得到家了”。

司机:10年夜班无人接替

凌晨2点50分,欧建武把车在火车站前广场停稳,此前一趟的车上已经空无一人,而按照规定,他要在这个点休息两小时。他熄火、下车、锁门,走向一旁的调度站,他要在这里睡到4点半。

推开调度室的门,昏暗的灯光下,另一位夜班司机游师傅已经躺下了,在几张椅子搭成的“床”上,他用手遮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

游师傅和欧建武都是312的夜班司机,他们错开20分钟发车,所以只有中途休息才会碰面。加上另外一位张师傅,就是这趟24小时公交车夜班司机团队的全部成员。三人合作已有8、9年,工作时间是上两天休一天,保证每晚有两人当班。三人中,欧建武年龄最小,今年50岁,另外两位大他1-2岁。

由于只有三人,小伤小病都是不允许请假的,而且除了年假,他们基本上就再没有其他假期。

“没有人愿意搞夜班,一直是我们在干。”2004年312开通了通宵运营的夜班车,欧建武作为有经验的老司机被调到岗上,一干就是10年。

工资收入方面,白班司机胡师傅介绍,同样是312路,白班的司机工资在3400-3500之间,夜班只有2600,“晚班很辛苦,大家都不愿意干,现在都是几个老司机在干。”

除了收入,欧建武最担心的还是身体,长年上夜班,睡眠成了大问题。以前住在溁湾镇时靠近马路,白天的车水马龙让他烦躁难眠,几乎要睡上一整天,起来时天基本就黑了。“不见光明”的日子让欧建武身心都陷入有些浑噩的状态。直到两年前搬到观沙岭附近,选了一间远离马路的房子,这一情况才有所改善。

心愿:想退休过正常人生活

“开夜班车久了以后,精神状态不蛮好,老是感觉没睡醒。”以前代表单位打过羽毛球比赛的欧建武,最喜欢在上完两天班后休息的那天去打羽毛球,但上夜班久了以后,一身的毛病,经常坐着不想动,在家里看看书看看电视一天就过去了。

由于跟正常人的作息不一样,他很难有跟人聊天的时候,这些年渐渐变得不爱说话,在家人看来,“慢慢变了个人似的”。妻子是公交调度员,虽然是白天上班,上班时间却经常长达10多个小时,夫妻俩同在一个屋檐下,仍然“聚少离多”。

欧建武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在长沙师范学院上学的儿子,儿子很快就要毕业成为一名老师。而当年欧建武放弃四处跑生意,安心在长沙当公交司机,正是为了能好好照顾儿子上学。

“五十知天命”,欧建武今年刚好50,他说曾经争取过调班,这两年他没有再提,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干到退休,“总要有人来干。”

欧建武认为,这一趟运营了10年的通宵公交车“还是有意义的”,无论是送走了深夜出行的商人,还是载回了凌晨归家的旅客,都是方便了老百姓。

但他仍然十分渴望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休息的时候打打羽毛球,无聊的时候和朋友聊聊天。

早晨5点50多,欧建武驾驶最后一趟班车行驶在五一大道上,天已经完全亮了,韭菜园上来一位70多岁的老人,他对欧建武笑了笑,慢慢走到座位上,欧建武从后视镜里看他坐下才发动车子离去。老人姓李,他要坐到高叶塘去爬岳麓山,退休后的十多年来风雨无阻。欧建武说以后他也会和李老一样,说不定也乘着清晨的312去爬山。

相关专题:泥鳅微梦想

分享到:

相关新闻